doorbell-L

喜欢Stucky/Clex(卷莱)/Wonderlex/汉康/马赛/主教扎。我爱卷老师!

参加比赛落选。很生气。我觉得自己是最好的。解禁啦。

一个段落

汉克揪住他的领子,近乎急躁地,一步一步逼他后退,直到他的脊背抵在墙上。

汉克的脸距离他那么近,他能看清人类的浅蓝色虹膜中的自己努力镇定的模样。

汉克的眼睛真漂亮,哪怕紧蹙的眉毛让他看起来有点凶恶。

然后放大,放大。

人类似乎是想狠狠地吻上去,可临到头却换成了留在他嘴角的一个触碰。

试探地,克制地,轻柔地一个吻,他能感受到汉克拂在他脸上颤抖的鼻息,他知道自己的鼻息也同样颤抖——尽管他原本不需要呼吸。

他将身下扶在墙上的手缓缓抬起来,小心翼翼地扶上汉克的肩,将自己凑近。

康纳闭上了眼睛。


是的我就是忍不住写出来了

看我强势安利,颜值能打的卷老师

今天强烈分享这个!

温吞的反抗——评《鱿鱼和鲸》

不看烂片原则将贯彻我的整个观影生涯,哪怕那些烂片有我的本命出演。


Jesse早年主演的片子(此处指社交网络之前)貌似只有这一部评分超过7分(也许在加上那个不会离开的男孩),因而我认为它会是部不错的片子——它确实是!原本看影片简介是个平淡无奇的家庭剧,直到“鱿鱼与鲸”的比喻彻底吸引了我的兴趣。片名的由来是Jesse所饰演的沃尔特在六岁时和妈妈去美国自然博物馆看到鱿鱼与鲸的展览——沃尔特说他很害怕鱿鱼和鲸会打起来。妈妈那时幽默地安抚了她的孩子。这出现在沃尔特与心理医生对话的快乐回忆中,只是对白表现,直到影片末尾,沃尔特飞奔到十多年前带给他快乐的地方,鱿鱼和鲸的镜头终于给影片的结局以定格。...

《双重人格》,悲哀的反抗

I’m like Pinocchio.I‘m a wooden boy,not a real boy,And it kills me.

正文:

《双重人格》(the Double)是绝对的艺术品,光影与音乐配合得相得益彰,连打印机的光都在轮换不同的色彩。列车上,电梯中,Jesse左脸亮右脸暗,右脸亮左脸暗。时常出现的列车,时常失灵的电梯,阴郁荒诞的氛围。不知所云因而有谜一般吸引力的、如旋涡般的“上校”,可笑而应景的电视节目,是某种隐喻(陀翁的作品我只看过《罪与罚》,《双重人格》中的怪诞的意向不作剖析),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却始终无解,这导致了一种封闭自生的环境,人困在这样的环境之...

听《旅行终点》(The End of the Tour)

原来这部《旅行终点》(The End of the Tour)中的两个角色确有其人。更多的是聚焦David Foster Wallace。Jesse在影片中扮演滚石记者David Lipsky.


正文:

看到最后我已经泪流满面,有一部分是音乐的功效,但更多的是感动,莫名的,尽管还非全然理解。话痨片的本质就是这样的吧,听角色在片中用90%的时间对话聊天,说一些自己的理解与感想,就像走进两个人的内心世界那样,目的其实是为了引发观者自己的感想和思考。普通人的,常人,每个人,我们有表达的诉求。写作也是这样。有共鸣,这种感动何来呢?有理解,有启发,没想到最后还有一段,“just me and your...

对Jesse Eisenberg算不上表白的表白

图源见水印(侵删)


原来名人也会自我厌弃。

其实这并不奇怪。

但是仍然惊奇,就像柯南秀的主持人Conan O'Brien,当他对Jesse说,“我们两个上节目就啥都不干,只是沉浸在悲伤沮丧里,还在互相寻找丧气的认可感,甚至要比赛谁更沮丧。”(大意)我内心是惊奇的,甚至会因为找到情感共鸣而惊喜。作为一个资历颇深且家喻户晓的脱口秀主持人竟然会有这么沮丧的常人的一面,简直比Jesse的自黑更让人惊奇了。两个悲伤的傻瓜让人不禁发笑,但确是因为能体会到他们的情感而笑,非嘲笑。他们很成功了,知名但不受所有人喜爱?所以,不被人喜爱这一点,原来我们都有一样的自我感受,这难道不值得惊讶吗?

不像那些...

有关于《残酒》的翻译
三次元忙,暑假吧

the Last of Wine:残酒 03 (I)

发布了长文章:the Last of Wine:残酒 03 (I)

点击查看

渣译笔 欢迎捉虫 作者的亚历山大三部曲真的很好看啊

©doorbell-L | Powered by LOFTER